这是头脑简单

重庆“租房故事”主角是余秋雨,他曾在《行者无疆》里的《追询德国》里记录了这个故事。

看看各地作文材料出自哪里?

湖南“最美村支书”原型是“全国最美基层干部”唐述林。

参加过江苏高考命题的南京大学王继光教授认为,题目引导学生去品味青春及其价值,这是好的。考生可以说“青春是易逝的”,但最后还得回到“青春不朽”上来。他估计很多考生会犯“掉书袋”的毛病,引用许多名人的事和话,但不跟“青春”挂钩,那不行。

作文题太哲学太政治都不好

2014年的作文题该如何立意?如果写“青春不可能不朽”该如何打分?昨天,江苏省写作学会的七位作文研究专家,就今年的江苏高考作文题进行了专题研讨。与会专家建议,阅卷不要过分强调立意,只要能自圆其说就行。

一,写“致青春”、“青春无悔”,怎么打分?二,青春很美好,要珍惜,但不提“不朽”,判为几类?三,青春要不朽,就要去实现中国梦,然后大谈中国梦,怎么打分?四,青春不可能不朽,我的青春是在沉重的压力下度过的,是很苦涩的,这怎么判?他对阅卷提出两点希望:一是不要过分强调立意,只要是不脱离材料的、能自圆其说的角度,应一视同仁,不然就不是“新材料作文”。二是不要被花里胡哨的语言迷住眼,应重点看文章是否切题、内容是否实在。阅卷要给中学日常作文教学以正确的导向。

南师大出版社编审高朝俊说,江苏高考作文材料中的有些话出自《英国经典散文》中的《论青春不朽之感》一文,作者是英国散文家威廉·赫兹里特。

附《论青春不朽之感》一文中的片段

上海作文题“穿越沙漠”来自于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的《自由意志三点式》。

与会专家认为,今年的作文材料的确有些绕人,本身原文的语言就比较哲理费解,也可能这段文字本身翻译得不是很好,表达的概念不是很明了。高朝俊指出,今后命题要用外国材料的话,一定要中国化,语言要通俗易懂。

死亡,老年,都是毫无意义的字眼,在我们面前匆匆而过,就像来去无着的空气,不为我们注意。别人或许已经经历过,或许还会经历一番——我们“拥有魔法护持的生命”,它嘲笑地鄙视所有这些老死之类病态的意念。好比一次快乐的旅行正要动身时,我们露出热切的眼神,一个劲地向前凝神伫望——远处的旖旎风光欢呼。

写“青春不可能不朽”怎么打分?

江苏作文题出自英国散文

青年人都不相信有朝一日会死。这是我兄弟的话,而且是一句良言。青春时代总有一种永恒的感觉,它使我们的一切得到补偿。风华正茂意味着犹如长生不老的神仙。半生的岁月确实已经流逝——剩下的半生留给我们的是储蓄着的无数财富;因为后半生无法划个界线,我们也就看不到我们希望和愿望的极限。我们把来临的时代当作我们自己的——广阔无边的前景展现于我们面前。

对于今年的作文题,专家们普遍认为难度中等,有话可说,但写好不易,出彩更难,预计大路货比较多。

——看到景色一望无边,我们行进的时候,新的景物不断呈现目前;同样,在我们生命开始之际,对于自己的习性,对于满足它们的无限机会,我们全都无所约束。我们还没有发现障碍,没有放慢步子的意向;仿佛我们能够永远走下去。我们在一个新的天地里四处张望,这里充满了生气,运动,还有不断的进步;我们感到自身活力充沛,精神旺盛,能够跟上时世的步伐,从当前的征兆中,我们预见不到我们将在事物的自然过程中落伍,衰老,进入坟墓。这是头脑简单,可谓青春时代我们的感觉有所寄托,所以(不妨说)把我们和自然等同视之,而且(由于我们经验不足,激情强烈)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。

安徽“改剧本”出自《人民日报》2014年4月“本末之争”一文,该文讨论的是宋丹丹说出“演戏不是拍剧本”一话后,编剧界集体抗议一事。

广西卷“老王生病”是2013年发生在湖南的一件真实事情。

新课标全国一卷“山羊过独木桥”来自俄罗斯寓言《两只山羊》,收录在《俄罗斯寓言精选》。

很多人读完今年江苏高考作文题后,对第二种观点感到有些费解,甚至读了两遍三遍才懂什么意思。这段材料是从哪来的呢?

金陵中学特级教师喻旭初在了解考生一些情况后,提出了几个不同问题供阅卷组讨论:

预计“大路货”和“掉书袋”比较多

江苏省写作学会会长、河海大学尉天骄教授认为,江苏作文题目用生硬的欧化语言来表述欠妥。江苏省写作学会原会长、南师大凌焕新教授认为,高考作文命题应遵循三原则:一是以学生为主体,出题时要为学生着想;二是以语文为本体,题目要有语文味,不要太政治化、科技化、低幼化;三是以选拔为目标,题目要有梯度,能拉开档次。